【专访】希林娜依·高:一小我私人是兵士,一群人是战队

 

原标题:【专访】希林娜依·高:一小我私人是兵士,一群人是战队

希林演出《Ice Queen》

昨晚《创造营2020》总决赛,希林娜依·高以251110993的最高撑腰值乐成登顶,得到了硬糖少女303的中心位。每一个如愿以偿的结果背后,都是实至名归。希林娜依·高是从一开始就站在这场角逐塔尖的人。往后看,群雄逐鹿,每小我私人都对她的位置虎视眈眈,往前看似乎是她唯一的选择。守住、配得上、不辜负每一个首创人险些成了她角逐泰半程的要害词。如今成团,她不光是要做个继续积极的人,还要在这个团里,和每小我私人一起往前冲。踏入营里之前,她认为自己在冒险,未来是怎样不知道,但确定的是,爱她的人在她身上放的关于期待的筹码已经更多了。

鸿泰利创作为见证她一步步发展的首创人之一,我们有幸在成团夜之前采访了希林娜依·高。这个隧道的北京女孩,有着自己的奇特人生。

鸿泰利创“Solo我试过了,我也想试试女团”

希林娜依·高在《创造营2020》的初舞台上就用自己的实力赢得了观众的认可。只管没有女团经验,但她重新演绎的《喜爱你》险些在开播后一周内刷爆朋友圈。大张伟歌颂她是“北京之光”,教练黄子韬对她说,“你再唱一分钟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鸿泰利创初亮相竞选中心位时,她一头微卷的长发扎成了双丸子头,人和歌都显得俏皮。但在希林眼中,首秀battle环节的《喜爱你》实在是她反差最大的一场演出。

“原来我的服装在气势气魄上比力酷,小皮衣,短裤,加上荧光黄色的背心,一点也不可爱,但造型老师决定在我头上安两个包,我一下子就变可爱了,又加上我第二轮的时候选了一首给人感觉甜甜的歌,我的形象就此完全颠覆。”在此之前,希林从来没有做过那样的发型,也没有唱过甜歌,实验女团的挑战从一开始就迎面而来,她开始逐步感觉这些自己未曾熟悉的工具。

鸿泰利创由于妈妈是来自新疆的维吾尔族,能歌善舞,希林娜依·高小的时候就很会唱歌,厥后选择走上音乐门路,在很洪流平上是由于妈妈的支持。在规划自己的未来时,希林最初只是把音乐放在兴趣喜好之列,一直按部就班地准备高考。她是理科生,天天在桌子上涂涂写写的是各种公式和符号。高考前夕,希林计划先按高考成绩报学校,趁便申一下伯克利音乐学院,给自己多一个喜好上的选择。但报名都快截止了,她迟迟没报,直到妈妈突然问她,伯克利的申请到哪一天竣事。

“她有些生气,说要不是我催你,你是不是压根都没想去申请。”希林加速语速模仿着妈妈其时的语调。小时候她对未来的想象照旧模糊的,心田有渴望亦有胆怯,妈妈饰演了谁人推动者的脚色,让她在刻意尚未明确的时刻便向音乐事业迈出了要害一步。

鸿泰利创很顺遂地,希林申请到了伯克利的音乐专业。原本,希林想走一条更稳妥的门路,取得一个音乐以外的学历,如许的话就算不再做音乐了也能从容转行。“选择音乐专业就即是不给自己留后路了”,希林心里很清晰。在伯克利的课堂上,她在课桌上涂涂写写的主题从生物、化学酿成了熟悉又生疏的音符。她一直热爱音乐,但从未如许仔细端详过那些组成音乐的详细的符号,这使她偶然会产生模糊之感。

2019年8月,当《创造营2020》节目组接洽到希林,约请她参与这档女团节目时,希林同样犹豫了很久。她一开始计划拒绝,由于以为自己在一个女团节目里可能不会发光,会浪费时间。“我给出的每一个不去的来由他们都有措施说服我,全部问题都帮我解决”,厥后她被节目组说服了。

但女团对希林来说照旧生疏的。口试时,导演组问了她许多“为什么要进女团”“心目中的女团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类的问题,希林那时对女团的理解是“舞蹈队加合唱团”,她以为各人可能对她有着“唱歌solo过就不适合做女团”的误解,但在希林看来,这对21岁的她而言都是一种实验。

鸿泰利创“我之前solo也是第一次,现在做女团也是第一次,我要是不去实验怎么知道哪一个更适合我?如果我能以女团身份出道,那我会过怎样的生活?”希林以为,许多事情照旧要逐步体验了才能知道适不适合自己。

到场女团的一万种可能

鸿泰利创《创造营2020》的开场对于希林来说充满戏剧性。首秀环节,由于小我私人声乐能力突出,希林成为了团队的最强Vocal,但在随后的团队battle中,她所在的团队被展示原创的姚慧逾越,她也随之从首发成团阵容掉到了板凳队。

不少粉丝为她感到惋惜,但希林认为首秀的演出并没留遗憾,对其时的演出感到满足。只不外结果不由她控制。“可能时机不对,可能运气欠好,我们双方都体现的很好,但可巧我们没有赢,那就只是当下的一个结果。”她不是喜爱诉苦的人,履历了太多角逐,她对影响结果的种种因素都能接受。但这不排除她会反省自己:“为什么不是我们?”她经常一小我私人思索自己在节目里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鸿泰利创在《创造营2020》里,有实力的人从不缺时机,在随后的主题曲学习和展示环节,有人选择用三天学习,有人以为五天比力稳妥,降级到板凳队的希林选择了风险和机遇并存的一天班,并挑战乐成,再次回到了首发成团位。从她的许多选择不丢脸出,风险越大,结果更甜,希林总是会选择一条更难的路走。

鸿泰利创希林初舞台和仲菲菲在一个小组,一起履历了团队battle的败北,两小我私人的关系更亲密一些,但她们一个住在二楼,一个住在六楼,不常碰面,以是一遇到的时候就会抓紧每分每秒聊聊相互的现状和对未来的想象。希林也会向仲菲菲倾吐心田的压力和面临分别的感伤。第一次顺位排名公布之后,仲菲菲没什么信心,以为自己可能会脱离,希林的反应却让她感到十分暖心。“她对我说,你别这么说,你走了我怎么办。”仲菲菲回忆道。

但如许毫无摩擦的情感,并不总是存在。第一次公演时,希林所在的最强战队集结了姜贞羽、苏芮琪等7位首发成团学员。和其他组相比,这个强手云集的小组内形成了比力强的竞争气氛。竞选中心位时,每小我私人都举起了手,通过组内battle和投票,曾雪瑶得到了中心位。到了歌词分part阶段,希林和苏芮琪battle,得到了进场部门的歌词。在选出两个团队内紧张位置之后,练习室的气氛开始变得微妙了。这也是她加入团体生活开始感觉女孩们在一起庞大情绪的时刻,竞争是客观存在的,但日复一日的相处又会改变她们对于身边每一小我私人的状态。

鸿泰利创“许多时候我们从来没有正面吵过架或是表达过欠好的情绪,但是我们能感觉到各人的脸都有点绷着。强强联手的情况下成员相互不平是很正常的事,由于各人都很好胜,都想当王者中的王者。”相同,坐下来聊,是希林认为面临此类状态的最好措施。不平不满说出来,总比憋在心里暗自较量要好。

针对7小我私人总是练不到一起去的状态,她们又选出了一个小队长督促各人一起练习。“之后谁人凝聚力就起来了”,希林在组内饰演的是气氛继承加声乐老师的脚色。由于是团里唯逐一个Vocal,她会帮其他人解决练歌方面遇到的一些问题,也会在须要的时候充当气氛继承调治队内的气氛。她很会开打趣,能很快感觉到队友的情绪并作出反应,早在一开始,她就不知不觉担起了“大姐姐”的责任。

鸿泰利创希林知道,一个团体想要做出极致的舞台,那就是取长补短,发挥出每小我私人最善于的部门。只管自己在担任中心位时,她也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能力帮助队员找到闪光点。好比《Ice Queen》那场公演中,她帮助孙珍妮挖掘到了性格里潜伏的狠劲儿,之前孙珍妮更多以可爱甜蜜的形象出现在舞台上,“我厥后发明,一样平常生活中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实在会有契合这首歌的那种酷酷的语调,我只要让她在唱歌时找到那种感觉就好了。”

不光自己要做千里马,希林也很乐于当伯乐。孙珍妮的Rap不仅没有掉链子,还得到了教练们的认可。在参与《创造营2020》的学员中,希林格外欣赏王柯的性格。“她的潇洒和个性让你感觉是刻在骨子里的,许多人都想跟她成为朋友。我自己也算潇洒,但是有时在舞台上或接受采访时的发言照旧会拘谨,不像王珂在哪都保持着一个状态。”

聚是一团火

虽然不像许多成员有过海外成团或练习生履历,但希林也曾有过女团情结。她最初粉的海外团是2NE1,到现在为止,她仍然以为一个乐成的女团就应该是那样——每小我私人的特点都很分明,但合在一起也很整齐。她心目中的中心位,实力要在线,能唱能跳,最好不要有短板,同时也要兼具性格和舞台体现魅力,“必须存在感很强,能一下子让观众以为好震撼”。

鸿泰利创在她眼里,solo简直可以代表一小我私人的实力,但在团队里,各人好才是真的好。谁说solo不可以女团?每小我私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凝聚在一起,才能出现出最爆炸的舞台。

鸿泰利创最初,希林是抱着来体验一下的心态,连成团都没有假想过。第一次顺位公布后,排名第一这个结果让她感到不可思议,她一下子就懵了,以为是不是自己弄错了。

鸿泰利创但一旦接受了这个名次,“奔腾式升级的压力”很快袭来。希林自认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狮子座,有几分任性,比力倔强,有强烈的胜负欲,认定一件事就想做到完善。

她也清醒地熟悉到队友们的厉害之处,各人各有上风,有的甚至是练习很久的预备队员,当时机摆在眼前,每小我私人都会在枪响之后冲向终点。在第二次顺位公布时,希林分享了自己在上一次顺位公布之后的心情。“很累”,短暂的缄默沉静后,她忍住了泪,她说自己要守住第一这个位置太难了,为此天天都在积极,由于一不警惕就会被赶超.

鸿泰利创人们喜爱希林自信、对野心不加掩饰的样子,但这个21岁的女孩心田实在从未停止焦虑。第二次顺位排名公布时,陈卓璇希望先看希林的成绩,希林拒绝了,由于她畏惧会辜负各人,不敢面临自己的成绩。每次开始一件新的事情,她都会担心自己做欠好,每每做最坏的计划,不敢给自己期望值太高。“我会埋头好好做事,但我实在没有那么自信,在节目里喊标语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我要是体现出来都不自信的话,那我怎么能把它做好?”

失误是最让她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情。第三次公演排演时,希林忘记了一段舞蹈行动,随后瓦解大哭。在众人眼中,她险些不会出现如许的失误。希林也直言,那段舞蹈实在不难,忘行动本不应该,她以为自己其时可能是太累了,分神了,一面想着机位、站位,突然一下子大脑就转不动了。

突如其来的“断片”让她吓坏了。“我压根没以为自己会忘行动,我要是现在如许子,来日诰日我紧张的话会不会垮掉了?”幸亏正式的演出非常顺遂,受到了许多赞美,《Ice Queen》终极成为了希林心目中迄今为止最满足的一次舞台演出。尤其让她开心的是自己的舞蹈能力得到了教练的认可。原本她没有接受过舞蹈方面的专业培训,仅仅是业余到场舞蹈社团,来到《创造营2020》之后,她想要把这个自己认为的短板补上来,积极被看到是让她感到幸福的事。

鸿泰利创与许多人差别,不停事情带来的满足感是她用来缓解压力的方式。希林以为自己有点事情狂倾向,“到现在为止,各人都挺佩服我的抗压能力,以为我天天元气满满,事情使我快乐,充实的生活使我快乐。”

但人总有脆弱的时刻。那次失误是学员孙珍妮第一次看到希林大哭。“之前一直是女王形象的人,突然把脆弱的一面展露了出来。”希林认可,马上要总决赛了,压力太大,就寝不敷,想哭的次数越来越频仍了,她有时候会以为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变得爱哭了?

鸿泰利创仲菲菲相识希林的压力,把她点点滴滴的积极都看在眼里:“她的世界里好像没有苏息这两个字。”只管尚未成为真正的艺人,但她已经开始天天奔忙于各种拍摄活动,一天的时间摆设的满满当当。为数不多的苏息时间是换衣服、化装的时候,等候摄制职员安装机位的时候,准备出发前的一个小时以及路上的车程都是她最主要的苏息时间。

鸿泰利创希林知道,许多压力都是自己给自己制造的,她也想调解那种总是想要赢的心态,但终极又跟自己过不去,缘故原由照旧好体面。“被自己的自尊心折磨,就是自尊心。如果体现欠好的话,站在别人眼前,不管别人怎么看,我都没脸站在那。”这个倔强的小女人像是在喃喃自语。

鸿泰利创四个月事后,希林如愿成团并得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中心位,与来时怕自己泯然众人的担心相比,她已经成了突破终点线的人。这一起走来,虽然旅途坎坷,但这场追梦之旅的每一份艰辛都化作了她发展的动力。成团夜事后,希林的舞台人生又踏上了另一场旅途,她即将和六个女孩相互为伴,配合誊写这篇专属于硬糖少女303的女团乐章。

上一篇:

下一篇: